Manikhorlo西藏在線
關於部落格
  • 22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西藏唐卡的構圖形式

西藏唐卡的構圖形式是十分豐富的。中心構圖在唐卡中是最常見的一種構圖形式,是以主要人物為中心,上下左右展開故事情節,以達到畫面主次分明,飽滿均勻的效果,均齊中又有很多變化。如《三世佛像》,釋迦牟尼的背面深色的烈焰騰空而起,四周風火交加,雲騰煙繞集密,勝樂金剛、大威德在上方,兩邊和下方吉祥天母及下屬護法諸神以各種動態呈現,使整個圖面豐富多變。中心人物占畫面統治地位,周圍的人物布置均衡,所以畫面在氣魄上,既有磅礡的動勢,又無雜亂之感。這類構圖在繪製各類金剛、護法諸神中常用。在繪製度母、觀音之類菩薩時,用中心構圖法,但背景除頭光、身光及盛開的鮮花或用手組成的圖案裝飾外,多用風景襯托藍天、青山、綠水、白雲、鮮花,這一切經畫師巧妙地裁剪組合,給人以寧靜優美之感,使觀音度母救苦救難大慈大悲的形象更加突出。繪製歷輩高僧,以中間人物的動態、性格、特點配以自然界的景物,這類畫的景物特別注意經營位置,儘量發揮寫實風景的作用。

  風俗畫構圖在唐卡中應用相當廣泛。這種構圖多用於繪製連環形式的傳記或故事。它不受時間、空間及透視的影響,往往把一個故事或故事情節集中於一個畫面。大家所熟知的大型系列唐卡《八思巴傳》,囊括了八思巴整個一生的宗教、政治活動,把八思巴兩次進京,沿途萬里的風物習俗,盡收卷內。畫面的景物隨故事情節的需要而變化,不受歷史、時間、空間的限制,畫面的人物不受遠近透視關係的影響,安排得生動活潑,但整個畫面統一在大的基調上,使構圖很完整。如布達拉宮、哲蚌寺、扎什倫布寺的巨幅唐卡《釋迦牟尼傳》、《佛本生圖》,以及重要歷史事件、歷史人物的傳記唐卡等都用這種構圖繪製。這種唐卡面積一般可達幾十甚至上百平方米,構圖很完整,十分壯觀。以表現建築為主的唐卡,採用鳥瞰全局的散點透視構圖法,把建築的特徵、結構充分表現出來,而且圍繞建築展開故事情節。如布達拉宮珍藏的唐卡中,有一幅描繪建築布達拉宮時的宏偉場面,唐卡的每個情節都圍繞建築展開,其中穿插一些傳說故事,使畫面更富有情趣,從建築開始到竣工典禮的情節都表現得淋漓盡致。不定期有其他各大寺廟的創建等都繪有以建築為主的唐卡構圖,充分表現了藏族人民在建築方面的高超技能。

  壇城圖是一種以幾何圖形為主的構圖,壇城是指佛的宮殿,由外到內以圓形和形的幾何體形式層層相套構成,正中間為主尊或佛,外面圖形以水圖案及火焰圖案裝飾,第二層起用圓形的金剛圖案、水圖案、蓮花圖案裝飾,表示大海、風墻、火墻和金剛墻、蓮花墻、護城河。內套正方形圖案表示城墻、屋檐,層層深入,最後到達主尊殿,並用紅、黃、白、藍表示東南西北四方,圖案結構複雜,抽象和具象手法並用。壇城繪製難度很大,只有具備高超技藝和豐富多彩宗教知識的畫師才能繪製,壇城雖為神佛宮殿,但其內容深奧難懂,是佛教密宗專修課。壇城的構圖緊湊,圖案繁複多變,裝飾性強,具有很美的形式感。如大家所熟悉的唐卡《六道輪迴圖》、《四大部洲及風火水土圖》、《天體日月星辰運行圖》、《香巴拉圖》等,構圖更是變化無窮,從地球天體、藏歷曆法、十二屬相紀年、四季變化、人類輪迴、天堂地獄無所不有。它不僅給人以藝術享受,而且使人增長許多知識。

  藏醫學專用的各種唐卡,將人體發育、人體脈絡、疾病原因、治療方法、藥物應用等詳細繪出。這類唐卡構圖簡明、寫實,內容豐富,形成一套系統完整的藏族醫學科學掛圖,不僅是研究藏醫的珍貴資料,而且在藝術上也有欣賞價值。

  藏傳佛教密宗,起始於公元10世紀後半期,它和藏傳佛教一樣,是印度佛教密宗和西藏古老本教相結合的產物。所以藏傳佛教密宗的神佛多得不計其數。筆者見過的繪進唐卡中的各種密宗神佛教就有639個,而每個神佛又都有變佛的本領,一變就是許多模樣,變化的越多,說明本領越大。所以除了一些常見的、有明確特點的密宗神佛外,一般很難識別他們的身份。在唐卡中,最常見的有三尊密宗神佛,即勝樂金剛、集密金剛、大威德金剛。勝樂金剛有62種,基本體為三頭、十二臂、二足、胸前附母神,其狀為一頭、二臂、二足,立像;集密金剛有32種,常見的是盤腿坐像,本體為三頭、八臂、二足;大威德金剛胸前附母神,其狀為三頭、四臂、二足,大威德金剛變化尤為多樣,常見的形式有兩種,一是附有母神像,另一是不附母神像,其狀,正面為水牛頭,頂生角,牛頭周圍另有八頭圍繞,三十四臂、十六足,多坐像。除上述三大金剛常被繪入唐卡外,各寺廟尚有自己的密宗大神唐卡。如薩迦寺的傑多吉唐卡,八頭、十六臂、二足,交叉的兩手,抱母神,左持金剛杵,右持骷髏,其他各手都持骷髏;母神一頭、四臂、二足、手中也持骷髏。桑耶寺的普巴唐卡,二頭、六臂、二足,胸前兩手合十,身後有翅,腰圍虎皮。扎什倫布寺裡的團吉科洛唐卡,四頭、三臂,每肩出八掌、二足,胸前附母神,等等。這類唐卡的構圖方法都很巧妙,畫師在處理眾多的頭、手和母神的頭、手時,使它們形成一個圓圈,包圍在金剛本體的周圍,使畫面造成“眾星捧月”之勢,而母神的多頭多手則散亂地聚在一起,在本體的小範圍內活動,與本體起著陪襯和聯繫作用。這就在構圖上既保持了使用圓圈的意圖,又打破了圓圈帶給構圖的呆板,通過誇張、變形、裝飾等藝術手法,使凶惡的形象不失美感,怪異的畫面能於情理相通,使之符合審美要求和欣賞習慣。此外,這類唐卡還充分運用了造型要求的對比,使抽象的形體與具體的形體相結合,發揮了構圖的語言特點,令人產生共鳴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