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nikhorlo西藏在線
關於部落格
  • 22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唐卡的藝術特點

斑斕的藏文化藝術中,唐卡可當之無愧地稱作一株奇麗的瑰葩。

    唐卡藝術有著悠久的歷史。遠在四五千年前的卡諾文化遺址中,我們從簡單的彩繪紋飾上,可以窺視到當今唐卡藝術的先河。那黑彩繪成的三角折線紋和三角圖案,看似原始,卻顯得粗放豪邁,它與今日尤其是藏東地區的唐卡藝術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。

    人們現今所見到的唐卡,也稱之為布畫,她濫觴於佛教傳人西藏之後,伴隨著佛教在西藏高原的弘傳,外來文化藝術滲透,唐卡藝術猶注人新鮮血液,她一方面發揚更新原有藝術特色,一方面吸取漢地或印度、尼泊爾等異域之藝術精華,久而久之,成為獨具一格的藝術流派。

    唐卡,是以亞麻布或粗布作為底布,較為珍貴者是以絲綢作為底布,可見與漢地有著直接的關係,當年文成公主人藏時,帶有紡織及繹絲等生產技術,這些底布從歷史上來看,當是這些生產技術在西藏被應用而後推廣各地。它的製作過程是藝術家首先作一木制木框,將底布四邊縫在四條細木棍上,然後用繩穿上細木棍再張撐在木框上;用一種動物膠與滑石粉調合而成的糊狀物均勻地涂在底布上,目的是使底布均勻平滑無洞,光潔明亮,涂完後用一薄質工具將底布上的糊狀物刮平,刮勻;待底布乾後,用炭條起紋,繪製圖像之輪廓,一般是先裡後外,將中間主圖像畫成後再繪四周的附屬部分,最後上色。

    繪製唐卡所用的顏料都是不透明的礦物及植物顏料,再按比例加上一些動物膠及牛膽汁。這種原料的配方科學,加之西藏高原氣候於燥,所繪就的唐卡既使過上數百年之久,依然色澤鮮艷,猶如新繪製的藝術佳品。

    唐卡至此並不算完工,還有類似漢地的張裱之工序。畫成後,底布四周鑲以各色的綿緞,與圖像色調合諧相配,上下兩端貫以木軸,便於張掛;再在其上覆一與唐卡大小相同的絲綢,到此,一副裝裱的卷軸畫——唐卡才算完工。

    唐卡的內容,是一部社會史的風俗畫,題材廣泛,內容無所不包,尤以宗教題材冠首。它概括起來,可分歷史事件、人物傳記、宗教教義經變畫、風土人情、民間傳說、神話故事、建築布局等等,可謂一部西藏社會綜合的歷史文化大辭典,縱括社會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軍事、宗教等各方面,無以計數的大小唐卡,為藏學研究的諸領域提供了珍貴的歷史資料。

    唐卡從製作工藝上可分若干類,除繪畫外,還有刺繡、貼花、織綿、繹絲、堆繡等各種藝術技巧,用這些方法製作的唐卡,富有立體感與質感,動感也強,將它懸掛於殿堂之內,微風拂來,畫面上的佛像躍然布上,栩栩如生,在信徒的幻覺中,宛如置身於天界之內,禁不住飄飄然。

    現就有關宗教題材的唐卡,加以介紹。一般來講,每幅唐卡可分上中下三部分,各代表天、地與地下。此故然說明了佛教的教義,也反映了西藏原始宗教——本波教的三界說,只是變遷而已。中央部位一般繪上本尊造像,亦即信徒供養膜拜的對象,諸如釋迦牟尼、五部金剛大法、諸祖師等;上部即為空界,亦稱聖界,繪有諸佛菩薩;下部即為地界,也稱凡界,繪有護法神及憎侶。但聖凡之界並不如此嚴格區分,常常有不依此制編排的唐卡。居於空界最中的一尊佛像,稱之為“頂嚴”。本尊即是此佛的部屬。

    繪於唐卡之上的各種圖案,如諸佛菩薩的造型以所佩帶的飾物項冠、瓔珞、念珠等等,所持的法器,各有其宗教意義,不一的造型,並非藝術家隨心所欲而製作,單就手的姿勢與放置的部位,就有無數,或雙手合十置於胸前,或一手豎立置於跏跌座上,等等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唐卡的大小並不規則,大小相異,一般的為七人十釐米長寬,小者有如巴掌般大小,巨者長度達數10米。今天我們能見到的最大的唐卡,為布達拉宮所珍藏的長達50余米的二幅巨型唐卡,外地的遊人若有可能來到西藏,可在藏歷年2月30日舉行的賽寶法會上,目睹布達拉宮賽佛台上懸掛的稀世珍品唐卡,那壯觀的場景將使你終生難忘卻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